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阜宁小说网 ->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->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的最新章节目录 -> 54.浣熊、树人和猎人(下)

54.浣熊、树人和猎人(下)
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    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正文卷54.浣熊、树人和猎人在这死寂的,荒芜的世界中,在尘土四溅的片平原上。

    手持沉重武器的火箭浣熊,正站在一个冲击坑的把边缘,看着坑底那伴随着巨响坠落于此的乱入者。

    那是一位女士。

    个头很高,最少有1.9米的样子。

    身材很棒。

    有一头橘红色,如火焰一样的长发。

    穿着一套奇奇怪怪的,金色的华丽战盔。

    手中握着一把如燃烧的双翼一样,两头开刃的古怪武器,脖子上和盔甲上还缠着紫色和红色的长飘带。

    她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尽是鲜血,就像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撕碎了皮肤一样。

    看上去颇为凄惨。

    但她还活着。

    这一点从她不断起伏的胸口就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她呼吸的很艰难,很急促,就好像是遭受了某种可怕的折磨一样。

    “嗡”

    火箭手中的黑色射线枪发出了充能的声音,它双手抓着枪,根本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,相反,这暴躁的小个子将枪口对准了坑底的神秘女人。

    浣熊是个星际佣兵。

    它诞生于南银河的某个非法实验室里,是生物科技的试验品。

    因为基因改造的缘故,它很聪明,比地球上的大部分人类都要聪明。

    但在逃出实验室之后,火箭一直在群星里最危险,最混乱的行当里混生活。

    过去的经历让毛茸茸的浣熊缺乏一种怜悯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它丰富的佣兵经验告诉它,眼前这个女人来历神秘,身受重伤的情况下,在这个即将找到宝藏的当口,浣熊并不想再给自己惹麻烦。

    “只能说你运气不好,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错误的地点,姑娘。”

    火箭低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下一刻,冷酷无情的浣熊果断的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一团灼热的射线从枪口飞出,轰在了冲击坑的坑底。

    这一枪穿透性极强,足以干掉银河系中的大部分人形生命。

    外星人这个名词听起来很厉害,很牛,但实际上,绝大部分外星生命也并不比地球人更强大。

    但让人意外的情况发生了。

    火箭这一枪根本没伤到躺在坑底的女人,或者说,没有让她的伤势变得更糟。

    那一道穿透性极强的射线,轰在这女人的盔甲上,但却没能穿透它,只留下了一道难看的划痕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火箭眨了眨小眼睛,它看了看手里的枪,又看了看那重伤虚弱的女人。

    下一秒,不服输的浣熊跳下了冲击坑,提着自己的枪,将枪口抵在了那女人布满血污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它再次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火箭已经做好了被血肉沾满身体的准备,这种近距离的射击就会带来这种麻烦。

    好在,射线不会像子弹那样让血肉爆炸开,所以并不会出现血肉四溅的情况。

    但血肉之躯,在这种距离上,总抵御不了高能射线的射击吧?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古怪的声音随即传来,彻底打断了火箭浣熊的幻想。

    它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在它眼前,被贴脸**的女人额头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伤口,她的皮肤被射线烧融了一点...

    但也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什么怪物?”

    火箭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那发出虚弱呻吟的女人。

    连续两枪的攻击都没有再伤害到她,也没有将她从昏迷中惊醒,情况维持在了一个诡异的情况里。

    事实已经证明了,火箭手里这把看上去很唬人的枪,还不足以杀死眼前这个神秘的女人。

    按道理说,对于正常人而言,看到这种情况,选择置身事外的最好方式。

    就把这女人就丢在这里,任由她在重伤中死去,或者一点一点的恢复。

    但火箭...

    这暴躁的浣熊一看就不怎么像是正常人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了...”

    火箭嘟哝了一句,伸手将射线枪的输出频率调到最大。

    几秒钟之后,一道光影在冲击坑里一闪而逝,又过了几秒钟,那光影再次亮起,而且频率越来越快,其中还混杂着火箭气急败坏的咒骂声。

    又过了好几分钟,在火箭抓起腰带上的炸弹,准备布置一个大型爆炸陷阱的时候,熟悉的声音在它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叫格鲁特?”

    面对身后树人的询问,火箭头也不抬的,语气恶劣的说:

    “你瞎了吗?我当然是在努力试图杀了她!我不相信这强子炸弹也没办法干掉她...呃?你怎么来了?我不是让你在挖土吗?”

    火箭抬起头,看着自己的伙伴。

    树人对它咧开了一个憨厚的,纯粹的笑容,它抬起左手,在藤蔓延伸之间,一个小巧的东西,被递到了火箭身前。

    在那绿色藤蔓的交错中,是一个银色的,成年人手掌大小的金属圆球。

    那圆球表面布满了镂空的花纹,看上去还是层层叠叠的,颇有一种艺术品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叫格鲁特。”

    树人指了指身后,对浣熊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下一刻,火箭兴奋的声音就在冲击坑里响起,它双手抓起被树人送过来的圆球,它就像是抓着整个世界一样尖叫到:

    “你找到它啦!天呐!格鲁特,你做的太好了!我们的未来有了!那个幸福的未来...我真爱死你了!”

    火箭就像是真正的浣熊一样,动作敏捷的踩在藤蔓上,跳到格鲁特肩膀上。

    它一手抓着那个银色的“宇宙灵球”,一边狠狠的在格鲁特脸颊上疯狂的亲吻着。

    树人也保持着憨厚的笑容,架着兴奋的乱叫的火箭在地面上转了几圈,就像是在跳舞一样。

    找到宝藏的兴奋和喜悦,一瞬间驱散了火箭内心的焦躁。

    它将那个重伤的女人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不就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嘛。

    好吧好吧,就让她躺在这里吧,如果她能活下去,就让她继续活着吧。

    “我们该走了,留着这东西总感觉夜长梦多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火箭将银色的宇宙灵球小心翼翼的放入自己腰后的口袋里,它从树人肩膀上跳到地面,背着自己的枪,朝着它们存放穿梭机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它一边走,一边摇晃着黑白色的大尾巴,它对身后的树人说:

    “我们去山达尔卖掉这东西,然后就买艘更新的船。”

    “一路驶向地球,再不回这个该死的,混乱的鬼地方了,那群好战的克里人简直是疯了,刚打完斯库鲁人,它们就要对新星军团开战,真的是...”

    “嗯?格鲁特?”

    浣熊喋喋不休的说了很多,但却没有得到好朋友的回应。

    它本能的感觉到事情不妙,它回头看去...

    心性善良的树人格鲁特,正半跪在那个昏迷的重伤女人身边,它脸上有种温和,怜悯的表情。

    它一手扶着那女人的脑袋,一手举起。

    格鲁特由藤蔓组成的手指上,延伸出了一根如木刺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不!别动她!”

    火箭是很清楚那个重伤的女人有多危险的,但它只是刚刚发出尖叫,格鲁特手中的木刺,就狠狠的,精准的刺入了那昏迷女人的心口。

    一股肉眼可见的,淡绿色的能量顺延着格鲁特由藤蔓组成的手臂,冲入了那女人的躯体中。

    那女人布满血污的脸颊上,那紧闭的双眼,也在这一刻活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离开她!格鲁特!”

    浣熊感觉到了莫大的危机,它反手抽出背后的射线枪,就朝着冲击坑跑了过来,想要从危险人物手里拯救自己的朋友。

    而一脸茫然的格鲁特听到了浣熊的示警,它抬起头,脸上还残留着那憨憨的笑容。

    在这定格的画面中,它怀中的女人,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白色的,没有瞳孔的眼睛...

    “噌”

    在如千万只鸟嘶鸣的,武器挥动的声音中,一抹金色的火光,或者叫剑光...

    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就如突然出现的闪电一样,充盈了格鲁特和火箭眼前的每一寸空间。

    危险...

    超级危险!

    极度,极度危险!

    那种能让你最美好的梦境中突然惊醒,全身发抖,寒毛倒竖,甚至是尿床的危险...

    啊啊啊啊,这个女人!

    不,所有女人!果然都是麻烦精啊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十几分钟之后,在浣熊的穿梭机中。

    手臂上打着绷带的火箭浣熊阴沉着脸,检查着穿梭机的各项数据,准备离开这个该死的世界。

    它非常凄惨。

    看样子就像是刚从烤炉里被端出来一样,身上那黑白相间的毛被烧焦了三分之二,连宝贵的胡须都被烧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在它身后,树人可怜巴巴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格鲁特低着头,一副做错了事的熊孩子忏悔时的表情。

    树人的状态也很糟...

    它的双臂不见了,就像是被利器从肩膀处完美的切断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,它是草本生命,只要生命力还在,被砍断的双臂总会长出来,而且速度很快。

    实际上,树人被砍断的不只是双臂,不过它的小半个身体,已经在十几分钟的时间里恢复如初了。

    它抬起头,偷偷看了一眼火箭,在看到火箭阴沉的脸之后,它又飞快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嗯,这次的麻烦完全是它引发的。

    格鲁特也很聪明的,它知道自己给火箭惹了麻烦。

    大麻烦...

    “这里没有女人能穿的衣服吗?”

    一个沙哑的声音,伴随着舱室门开启的声音,传入了火箭耳中。

    被烧秃的浣熊回过头,就看到了一个全身赤.裸的女人,她橘红色,如火焰一样的长发上还沾着水滴,显然是刚刚结束了沐浴。

    她就那么大大方方的将自己的躯体展现在浣熊和树人眼前,那完美的躯体,发育极好的上半身,健康的小麦色皮肤,脸上如飞翼一样的红色战纹。

    在那躯体上,布满了各种各样的伤口,已经愈合的伤口固执的留下伤疤,但那些伤疤并没有破坏这天赐之躯的完美。

    并不丑陋。

    相反还给这躯体增添了一丝难以形容的英武之气。

    那被格鲁特救醒的神秘女人叉着腰,毫不在意火箭浣熊的打量,她用沙哑的声音说:

    “雄性兔子,我问你话呢,这里没有女人的衣服吗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穿你的战甲。”

    火箭不是那种见了女人就走不动路的家伙,再说了,这小个子心里还有怨气呢。

    刚才,就在刚才,它差一点就被这女人用那把燃烧着火焰的刀切成碎片了...

    就差一点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我的战甲,那是身份的象征,只有最好的猎人才配拥有。”

    那女人毫不在意火箭声音中的怨气,她说:

    “但不作战的时候,我也会追求一些更温柔的享受,一件宽松的长袍,或者我就这么光着,我是不在意的...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火箭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,它说:

    “柜子里有曼迪留下的衣服,你去用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,小兔子。”

    那女人发出了一阵悦耳的笑声,她转身打开了火箭的储物柜,在其中翻找着那些形式挺奇特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我来的地方,尊崇平等的交易,付出就要有回报,恩惠亦要偿还。”

    那女人取出一件黑色的长裙,放在眼前看了看,然后挑剔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她一边找衣服,一边对火箭说: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救了我,我会还给你们两条命,这是我的承诺,哦,对了,我叫安吉拉,天使国度里最好的猎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你偿还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火箭坐在自己的驾驶台上,它抓着操纵杆,在稍稍摇晃的震动中,这小型穿梭机平稳的从藏身地飞起,在地面上绕了一圈,飞速冲向世界阴霾的天际。

    它头也不回的对身后舱室中的女人说:

    “我们会把你放在山达尔星,到时候你就和我们没关系了,大家各走各的路,我对你的过去毫无兴趣,你也别赖着我们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并不想给自己惹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。”

    在火箭身后,安吉拉找到了一件白色的宽松衬衣和牛仔热裤,她换好了衣服,坐在座位上。

    她说:

    “如此洒脱的生活方式,我喜欢,看来你是个聪明的小兔子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我不是兔子,我是浣熊...”

    火箭咬着牙说:

    “我们是惹不起你,打不过你,但别小看我们,我和格鲁特也是有强大的朋友的...而且不止一个!”

    安吉拉耸了耸肩,她显然不在意火箭的说法。

    这个古怪的女人看着身后越来越小的世界,她说:

    “我对你们两没恶意,实际上,我还想要雇佣你们,送我回家,我会支付报酬的。”

    “嘘!”

    安吉拉的话刚说完,火箭就突然做了个禁声的动作。

    浣熊打开穿梭机的雷达,下一秒,几个显眼的红色光点就出现在了雷达上,火箭的表情变得非常难看,它说:

    “克里人的舰队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?而且正朝着这个方向快速行驶,它们...它们是冲着我们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克里人?”

    安吉拉眨了眨自己白色的眼睛,她问到:

    “很麻烦吗?”

    “超级麻烦!”

    火箭摸了摸自己装着宇宙灵球的皮包,它说:

    “一群自大狂,好战分子,这片群星的混乱之源,但它们很能打,被它们盯上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。”

    “唔...”

    安吉拉突然站起身,她趴在火箭的座椅后,她伸手在火箭的耳朵上拨了拨,她说:

    “那么,你们遇到麻烦了,对吧?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帮你们解决麻烦,然后你们送我回家,怎么样?公平交易...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火箭抬起头,看着安吉拉,它说: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很能打,从刚才那一剑就知道了,但你受了伤,能对付一艘战舰,甚至是一支舰队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!小兔子。”

    安吉拉捂着嘴,打了个哈欠,她提不起精神的说:

    “我需要足够的休息才能恢复战斗力,回去刚才那世界吧,只需要几天的时间,等我休息好了,我们就出发...回家!”

    女猎人信心十足的对火箭说:

    “我可是安吉拉,天使国度的首席猎人!我家里还有爱人等着我回去呢...没什么能把她和我分离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区区一支舰队而已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