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阜宁小说网 -> 重生嫡女很迷人 -> 重生嫡女很迷人的最新章节目录 -> 第三百零八章 对策

第三百零八章 对策
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    沈蓉垂着头装出一副可怜模样,皇后则若有所思的和太子对视了一眼,会意的敛下眸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荀儿迟迟以病体未愈为借口,不肯实行婚约。原是唐秀拈酸吃醋的行径所致。”皇后抚了抚腕处,沉着脸在边上的案几上拍了一掌,“成何体统!她身为献王侧妃,居然行如此小气之事,太不像话了!”

    沈蓉心中一喜,而后便听皇后温声温气的安抚她说“蓉儿放心,本宫一定替你做主。荀儿养在本宫膝下,便是本宫的亲儿子,你温婉贤淑,品行才德都不输沈若华,本宫很属意你,你也很适合荀儿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谬赞,蓉儿愧不敢当。”沈蓉诚惶诚恐的跪倒在地上,嘴上说的是不敢当,眼中却带着精光和得意,显然是十分膨胀,她跪坐在地上,乖巧的说“侧妃娘娘,兴许是看不上民女家室,才如此作为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即将要嫁给四皇子,这身份的确低了些。”皇后表示赞同,点点头后又转了话锋说“可是你也知道,本宫一人无权定你的封号,更何况你浑无作为,本宫就算是有心也无力。”

    沈蓉提及此事便愤愤然,磨了磨牙,委屈的开口“实则、实则民女前几日得知白云锦逃狱后,就猜到她可能会去将军府,寻求长姐的庇佑,我为此还特意去过将军府,谁知却被长姐搪塞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晓长姐因为找到白云锦立功被封为郡主,那也是长姐的本事,可是蓉儿每每想起此事,总是郁郁寡欢,若是当初蓉儿再勇敢些,恐怕现下的身份、即便是个县主,也配得上王爷了!”

    太子嗤笑了声,揉了揉指关节,不屑道“沈若华为了立功出卖白云锦,这郡主头衔本就来路不正。你即将要嫁进献王府,若是毫无身份成何体统,你所言的确在理。母后以为呢?”

    皇后转了转眼珠,扯了扯唇角,“既然如此,本宫就和皇上提一提此事。你放心,本宫会尽力而为的。”

    沈蓉大喜,忙磕头谢恩,“民女多谢皇后娘娘!多谢太子殿下!娘娘和殿下的大恩,民女铭记在心!”

    沈蓉达到了目的,也不多做逗留,等皇后冒出赶人的苗头后,她便自觉的起身请辞了。

    太子看着她离开寝殿,才勾起笑容,对皇后说道“沈蓉的头脑远远比不得沈若华,不过她如此急功近利,若母后当真替她求来了封号,必定视母后为恩人。等她嫁进献王府,母后再在其中作用一番,献王府便在母后的掌控之中了。”

    “瞌睡来了送枕头,好事一桩。”皇后显然也打着利用沈蓉的心思,脸上浮起一抹笑容,“这封号再简单不过,等她嫁进王府后,本宫让皇上给她封一个三品淑人的诰命,且让她乐呵乐呵。”

    皇后磨了磨护甲上的纹路,眯着美目轻声道“公孙荀,本宫总觉得他另有图谋。若有了沈蓉这个暗桩在,母后就不必担心他,会对你不利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面上听话的颔首,垂下头却不屑的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一个靠着他和皇后在宫中站稳脚跟,才不会变成公孙卿那样透明人的公孙荀,有什么胆子背着他行事?

    在太子看来,皇后实在是多心了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丞相造反之事的风波渐渐过去,百姓们茶余饭后不再议论此事,讨论的则都是将近的皇帝千秋节。

    前几年的千秋节都并未大操大办,当时的东岳边关还在不停的打仗,而今年则和平许多。

    甚至六国都派遣了使臣进京朝贺,猜猜都知晓必定是盛况空前。

    关于千秋节的各项准备也是如火如荼的进行着。

    沈万身为皇帝身边的御前侍卫,蒙受皇恩,被皇上亲派为禁卫军统领沈将军的副手,帮助他一同料理围场狩猎的事宜。

    沈万纵使是成了皇上的亲卫,地位也依旧和沈戚相差巨大。

    本以为有皇上的命令,他到了禁卫军中必定是颇受恭维的存在,却没想到围着他转的只是少部分人,而其余的禁卫军,依旧唯沈戚之命是从。

    他分明坐在上首的统领位,在人群中却根本插不上话,只能看着沈戚布置围场的保护事宜,而他却只能站在一边无所事事。

    沈万厌恶这感觉,他行军的三年就是被沈戚踩在脚下,难不成真要被他踩一辈子!

    “兽园中养着一头大虫,听闻异常凶猛,此次狩猎,可要把它放出来么?”

    沈万正坐下下首兀自恼火发呆,忽然听见帐中有人如此发问,他微眯双目,顿时竖起了耳朵听着。

    那人说完后,便有人反对“不行,那大虫平日里关在笼中,去喂食的人都要吓到腿软,若真把它放进围场中,如何能保证它不伤到贵人们,届时若真出了事,皇上追责下来,究竟是谁负责?”

    又有人说“可是此次狩猎,其余六国也要前来,届时围场里若都是鹿、山鸡、兔子一类的小东西,到时候岂不是让六国的人笑掉大牙!到时皇上来追这责任,不知谁来担?”

    “不如问驯兽园要两头训练过的棕熊来如何?他们驯养过的动物都十分温顺,料想伤不到人。”

    “训完一头熊不知要耗费多少的功夫,驯兽园的怎愿意给!”

    “你们怕这怕那的,也太小看前来狩猎的贵人了,况且届时都有人陪同保护,作甚要有这么多的顾虑!我觉得还是得多些噱头才行!我看那大虫正合适,再不济放出笼前在给他的肉上抹些迷药、或是出笼前喂饱了它,兴许它就不会伤人了呢!”

    “迷药的药效能撑多久?狩猎可是要好几日,哪里来那么烈的迷药!”

    “听他胡扯!这绝对不行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叫叫嚷嚷的,都为了届时围场内,到底放不放这些凶猛的食肉动物的好。

    东岳的围场是一片极大的草原,平日里围场之内也有不少的动物活动,也有比较凶猛的野兽。

    可是皇上前来狩猎之前,他们都要花些功夫,把围场内最易伤人的动物都抓起来,届时择几个放进围场之中,只需给有能力者出彩即可,毕竟狩猎是为了瞻显能力,可不是前去送死的。

    而且在场的这些人都知道,他们的皇帝不是靠战功坐上的皇位。

    这是个养尊处优的,武功也并不出彩。

    届时若真让那些个凶猛的畜生钻了空子伤到了人,他们这些人的脑袋就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下头的人争着争着就红了脸,有几个性子冲的,已经撩起了袖子,好像马上就要冲出去打一架似的。

    坐在上首的沈戚听了须臾,沉声开口“好了,都闭嘴。”

    争的面红耳赤的众人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,帐中瞬间安静的下来,几个激动到站起来的,也默默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坐在沈戚手旁的将士咳嗽了声,看着他道“将军以为,这大虫放不放的好?”

    “笼子里那个,是几个之中最难缠的,旁的放出来也罢。若是放它出来,终归是隐患太大。”沈戚道。

    几个将士都是沈戚的人,闻言也不吵了,纷纷赞同的点头,七嘴八舌的说不能放不能放。

    坐在末尾的几个,都是不服沈戚的,这段日子跟沈万混的更多些,闻言不出声,默默的朝沈万看去。

    沈万听见沈戚所言,随即就嗤笑了声,轻蔑道“区区一个畜生,没想到沈将军怕成这副样子。”

    沈戚抬了抬眼皮看了过去,不气不闹的开口“那不知大人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“依我说,方才那人说的就有几分道理!”沈万指向方才说用迷药的那一位,正巧是他的手下之一。

    他振振有词,“东岳贵人们都不是无能鼠辈,更何况还有侍卫随同保护,出事的可能微乎其微。何况此次狩猎可不是东岳一国,其余六国的使臣可都看着呢!大哥就拿这些个东西糊弄皇上?丢东岳的脸?”

    随着嘭的一声响,坐在沈万对面的将士冷着脸朝他看来,阴沉道“将军是为了皇上和贵人们的安全作出的考量,可不是沈大人凭一张嘴就能说的通的!”

    坐在他身侧的将士冷笑了声接话“大人觉得那大虫放出来并没什么,可知我们废了多大的功夫才将它抓到,届时若真放出来伤了人,这责任沈大人担吗?”

    沈万不要脸的笑了笑“皇上命我前来督查,是为了届时狩猎之上皇家的颜面而来。至于猎场上的安危,则应该是将军考虑。皇上要的是不能损伤东岳颜面,还要保证不可在猎场上出现任何危险。怎么,难道将军连这也做不到吗?”

    沈戚的几个副将看着他恨得咬牙切齿,攥成拳头的手搭在案几上,带动着案几发出几声轻颤。

    沈万心里头也有些胆怯,敛下眸权当没看见,自顾自的把玩着指尖。

    沈戚乜了他一眼,深邃的眸中划过一抹冷色。

    他捻了捻指腹,缓缓开口,“好,本将应你。”

    事后,众人都散了,沈万领着人得意洋洋的离开了营帐。

    几个将士留了下来,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磨了磨牙,继而担忧的看向沈戚。

    “将军,我们真要把那些猛兽都放回围场中吗?”

    沈戚掸了掸衣摆上的灰,站起身,清冷道“放,届时把它们都带到围场深处。”

    他思忖半晌,道“狩猎那一日,让所有人都在箭头上抹上迷药和麻沸散。”

    “现下关起来的那些,下次喂食时将它们迷晕,在身上系上铃铛。狩猎那一日若听见动静,也好及时准备围捕、或及时撤离。”

    几个将士面面相觑,迟疑的应了声是,离开时纷纷暗忖。

    将军看来是早就想好对策的,方才为何要什么也不提呢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感谢WeiXin2f6fe84c21、心心岚岚投的月票,么么哒~

    ()

    ap.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